我的书城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我的书城网 > 奇幻小说 > 绿龙筑巢记 > 序章 战场童谣

序章 战场童谣

不想错过《绿龙筑巢记》更新?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
一秒记住↘我^的.书^城.首^发↘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www.wdtieyi.coΜ

巴托地狱第一层,邪鳞堡垒郊外,某个洞窟中。

一个脸上带疤的凶戾男人,对着两个同伴低吼:“趁着母龙回来之前,让他睡着!否则咱们三个都-要-死!”他咬牙切齿说,食指恶狠狠指向洞内一个小池子。

小池里绿色的毒水翻着泡,正中有三枚浅碧色的蛋,大如水桶,表面有蛇鳞一样的纹路。其中两个色泽暗沉,表壳凹陷,它们永远不会孵化了。另一个幸运儿,是一只刚刚出壳的绿雏龙。雏龙翅膀半蜷缩着,翅骨还很柔软。身体表面覆盖浅绿色鳞片,仿佛硬化的蛇皮,流畅光滑,一片压着一片。翅膜里侧和颈部腹部,露出黄褐色的软皮。

雏龙咔嚓咔嚓嚼着蛋壳,吃了两口觉得有点干,低头吸溜起池水,然后吧嗒着嘴,瞪大眼睛看着几个奇怪的家伙。血脉的传承让他刚出生就懂得这些类人生物的语言,却没法理解他们在做什么。

洞窟外传来巨兽嘶吼的长鸣,男人打了个哆嗦。“快想办法!”

他的同伴一个是衣衫褴褛的木精灵,一个是满面怒容的盾矮人。三人都佩戴刻印炼狱语的奴隶项圈。

木精灵瑟缩着,环抱双臂。“你们小时候是怎么被哄睡的?”

刀疤男恍惚了一下,回忆起刀光血影之前的岁月,久远得仿佛另一个人的记忆。暗淡烛光中,疲惫的女人翻开画册,给床上的孩子讲述荒诞传奇的故事。

“睡前故事……”

【从前的从前,有一个男孩,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守护天使。

当他孤独行走在荒野,他不会害怕。

因为微风是天使的问候,他陪着他。

当他独自在黑暗里沉睡,他不会害怕。

因为烛光是天使的眼眸,他陪着他。】

男人轻声念诵,记忆里的女人脸庞已经日渐模糊……如果他没有加入邪神的教会,是不是会陪在她身边,平凡安定的度过一生,给自己的儿子念诵歌谣?

喀拉拉拉!

一声巨大的雷霆扫过洞窟上空,仿佛有谁被击中,传来飘渺的哀嚎。

男人回过神,发现矮人和精灵都诧异的看着自己。他连忙把软弱收起,看向绿龙。让他失望的是,绿龙歪着头,并没有入睡的迹象。

雏龙很困惑,他听懂了故事,却没理解其中逻辑。一个上层位面的天使,为什么会随身保护一个软弱的凡人?强者把精力耗费在弱者身上?莫名其妙!

“操!还不如让我出去拼个死活!”刀疤男颓然坐地。暗自恼恨为什么会卷入这潭浑水,如果他没有前往地狱探险,如果他没有在给魔鬼交人头费的时候克扣,如果他没有被母龙买下……

木精灵看看两人,说:“我来试试?”

刀疤男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木精灵的嗓音空灵透亮,短诗仿佛一张缓缓揭开的纱巾,现出流水潺潺的幽林。

【那个独角兽,它不曾有过,

他们不知道它,却总是爱——

爱它的行动,它的姿态,它的长颈,

直到那寂静的目光的光彩。

它诚然不存在。却因为爱它,就成为

一个纯净的兽。他们把空间永远抛掉。

可是在那透明,节省下来的空间内

它轻轻地抬起头,它几乎不需要

致使它有一只角生在它的额顶。

它全身洁白向一个少女走来——

照映在银镜里和她的胸怀】

最后几个字的尾音,泣不成声。木精灵瘫坐在地,双手捧着脸:“我想回家……”

绿雏龙完全没有理解精灵文化的幽静安宁,也没有明白咏叹调的伤挽哀吟,这段故事里,他至听懂了一个词,独角兽。种族的记忆中,这种生物排在森林食谱的顶端,肉质鲜嫩美味至极。传承自祖先的味蕾让雏龙口水直流,蹦蹦跳跳想让精灵再说一段。但是声带尚未展开,他只能“啊呀呀”的叫。

“呸!”盾矮人大声催了一口,把绿龙吓一跳,他露出锋利的乳牙,朝他嘶嘶低吼。

盾矮人鄙夷地努嘴,“唧唧歪歪的娘们,死就死,有什么可怕的。山脉的后裔从来不怕死,我们和祖先同在!”

他跳上一块矮石头,以胸膛做鼓,以拳做槌,咚、咚敲响,流露出高山旷野的声线,粗犷、苍凉、雄浑。

【嘿呀!我的兄弟,死亡不是惩罚!

当它敲响你的石屋,不要彷徨,不要害怕。

嘿呀!拿起你的战锤,交给你的儿子,他会为你铭刻墓碑!

嘿呀!拿起你的皮甲,交给你的妻子,她会为你传承家族!

嘿呀!拿出你的金币,交给你的氏族,他们会为你讴歌!

嘿呀!嘿呀!我的兄弟,死亡不需畏惧,祖先之灵在山岗中高唱:嘿呀!嘿呀!】

盾矮人把命运的无奈和愤怒全部灌注其中,情绪激动,胡须颤抖,胸膛剧烈起伏。

雏龙似乎听惊了,紧接着暴跳如雷。这个粗矮的生物在胡说什么!他居然说要在财宝全都送给别人!财宝是我的,永远是我的,谁也不送!

他扑腾着把池水泼向矮人,矮人举起手臂遮挡,池水溅上皮肤,吱吱作响。

盾矮人捡起地上一块石头,“你这可狠的绿皮杂种……”作势要扔。

咚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水豚先生 暗河长明 玩物丧志 深不可测 我,安艺伦也,不当舔狗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肏翻小仙女 领地 超级场能掌控者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穿书后成了病娇师尊的掌中囚宠 造刀十年,我给通天打了把无尽